Menu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 AiTecms District, Guangzhou, China

爱在心坎上 育在无言中

Source:Author:admin Addtime:2019/09/18

  张俐在指导学生发音(受访者/供图)

  “爱在心坎上,育在无言中。”从特教老师到特教学校校长,张俐已经在江西省南昌市启音学校待了33年。满怀爱心,于无声中教育孩子,是张俐从教多年的真实写照。在这片无声的天地中,张俐用心聆听花开的声音。

  “这些稚嫩的心灵需要我的呵护”

  若不是那场文艺晚会,张俐不会关注到这个特殊的群体。

  1986年,张俐师范毕业前夕,无意中看到中央电视台播放的一场残疾人文艺晚会:一个少女独自在舞台上漫舞,画面很美。灯光扫到台下角,一双灵巧的手正在不停给她打拍子,原来舞者是失聪少女。

  这一幕深深地触动了张俐。毕业时,她主动申请到南昌市启音学校(原名市聋哑学校)当特教老师,这叫旁人难以理解。

  “会说话的干吗去教不会说话的?”“是不是她自己也有什么缺陷,才会去那个学校?”旁人议论纷纷,就连亲朋好友都劝她早日离开聋哑学校。

  “也曾彷徨过,也想过离开。”张俐坦言,最终让她坚持下来的,是身为小学教师的母亲的鼓励:“教谁都是教,只要能帮到他们就行。”

  学生来自全省各地,入校时只有七八岁,自理能力差,张俐就到学生宿舍帮他们整理衣被,把他们换下的脏衣脏鞋和床单被套带回家洗干净、缝补好。

  在为照顾这些特殊的孩子辛勤付出的同时,张俐对特殊教育的认识也逐渐深入。新生班入学的第一次周会散会时,班上一名叫熊艳的小朋友,或许是第一次见着这么多人,或许是看见高年级学生向自己走来而吓到了。直到张俐出现,熊艳大叫着向张俐奔过来,猛地抱住了她的双腿,久久不放。

  “当时心猛地一震,那一刻真正明白这里的孩子需要我!这些稚嫩的心灵需要我的呵护!”张俐说。

  “做了才有了希望”

  启音学校面积不小,却总是安安静静的。张俐有时也羡慕在普通学校教书的同学,能听到孩子们喊“老师好”。

  为了让学生开口说话,上世纪90年代初,学校建起了江西第一个语训实验班,引进了一套设备,摸索着给学生进行听力语言康复训练。带着一股冲劲,年轻的张俐,主动承担起语训班的教学任务。

  班上共有13名学生,为了提升语训效果,张俐上午进行集体语训教学,下午则给每名学生20到30分钟、面对面的单独训练时间。每人20多分钟虽然不算长,但13名学生一轮下来得要4个多小时,这期间,张俐不停地带读,演示口型,展示发音部位。每天张俐总是声音嘶哑地回到家,一句话也不愿多说。

  一次学习舌根音,几天下来只有两三名学生掌握了,张俐急得不行。在单独训练时,她尽可能地把脸贴近学生,让他们能看清发音时舌头的位置和形态。在辅导学生小茜时,孩子学得很专心,用手捧住张俐的脸,忽然她把手指伸进张俐的嘴里,想要触摸张俐的舌头。

  “当时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张俐说,“但我努力保持平静,微笑着,因为孩子这样做是不自觉的。这也提醒了我,或许这种触摸是最好的方法。”张俐连忙让她用肥皂把手洗干净,然后继续用这种触摸方法,使学生在短短的十几分钟里掌握了“g、k、h”发音。

  半年后,尚存一点听力的学生借着助听器,开口说话了;一年后,剩下的孩子也会识别口型,掌握正确的发音了。第二年的教师节,看到张俐走进教室,学生齐刷刷地站起来,高声叫着“老师好”。那一刻,张俐的眼泪哗地涌了出来。

  现如今,语训教学依旧是一件“事倍功半”的事情,而在张俐看来,“并不是因为有希望才去做,是因为做了才有了希望”。

  “他们也值得拥有如向日葵般灿烂的人生”

  早已毕业多年的罗亮,至今仍几乎每天用手语和张俐视频,和老师分享生活中的喜怒哀乐。

  罗亮身世坎坷,不满一岁,父亲因病离世,母亲改嫁,年迈的爷爷把他拉扯大。罗亮在校时,张俐总希望通过自己的付出,弥补他缺失的母爱。罗亮毕业后,张俐先帮他在一家爱心企业找了份工作,谁知一次工种调整,罗亮因不适应新岗位而失业,张俐又四处托人,帮罗亮重新找到了工作。

  如今,讲起罗亮的身世,张俐仍不禁红了眼眶。在她看来,每一个孩子都需要被社会平等接纳,成长成才,获得幸福的人生。

  2018年7月,张俐被提拔为启音学校校长,她又从校长的角度思考着学校要给予这些孩子怎样的教育引导和成长设计,让他们能像正常孩子一样全面发展。

  张俐潜心钻研特教理论,先后参与“聋儿语言康复训练”“特教学校、聋儿家庭、社会合力教育”等课题研究。张俐发现,关于特教的教材已有20多年没有变动。她随即组织教师进行研讨,基于学生的能力基础,进行课程的修改和调整,努力提升学校的教学质量,让有条件的孩子通过高考进入大学,接受高等教育。仅在2019年,学校7名学生参加特殊教育高考,就有6名考上了大学。

  根据听障学生进阶需求,学校开设美术绘画、瓷板画、缝纫职业教育等专业,逐渐形成“小学兴趣培养、初中技能学习、高中专业训练”的职业教育模式。为全力打通听障学生就业“最后一公里”,学校经江西省残联就业服务中心批准成立南昌聋人就业培训中心,与南昌的数家酒楼、高科技电子产业公司达成友好合作,推荐毕业生就业。张俐有事没事就四处联系企业,帮助学生解决就业难题。

  在张俐的办公室里摆着一幅灿烂的向日葵画像,是张俐的学生龚凌峰送的。从小酷爱美术的龚凌峰通过努力,考上了南京特殊教育职业学院。大学毕业后,龚凌峰回到启音学校教书,成为了一名特教老师。

  “这些孩子和普通的孩子一样,值得拥有如向日葵般灿烂的人生。”张俐说。